首页 市委 市人大 市政府 市政协 市纪委
繁体 手机版 无障碍浏览 English 网站统计 公务邮箱
62 0
浏览 回复
父母的无耐,农村“小卖铺”的痛!
  • 1 主题
  • 0 帖子
  • 120 积分
新手上路
楼主

各位帖友们好,初次发帖,言论不周之处请多多原谅;

     我老家在六安市木厂镇下面的一个农村里,自我记事时家里在农村就开始开小卖部,那会爷爷还在世,主要是爷爷在弄,每次进货都是推着一个小推车去木厂批发部20里路推推回来,后面爷爷去世了这个杂货铺就被我爸妈接过来做。一年两年,不知不觉30来年过去了,这个小卖部承载着乡里乡亲的便利,也同时承载着我们家庭的喜与乐,农村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小卖部里面所卖东西也随着需要越来越丰富,和爷爷他们那会的不同是现在的交通要方便多了,送货上门也成了现在杂货店主要的进货形式,相对于之前爷爷他们那会当然是轻松了很多。
    大学毕业之后在外面找了工作,我们平时长期是在外面生活,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小家庭,回老家也是偶尔的一趟。小时候农村破败不堪的土路因为政府的规划成为了“农业示范区”,回到老家,除了景色依然美丽就是交通方便了太多,本身闭塞的农村有了整天车来车往的沥青公路,有了路灯,村容干净整洁。虽说难得回去一次,看着家乡的变化发展心中也是十分的开心,这是政府和政策的好,是经济发展对于我们农村人的反馈,有人是在真的关心着我们。
    交通的便利带了除了方便还有机遇,随着交通的便利来往人流的增加马路两边的“超市”自然是多了起来,原本只有2-3里的一条路上有了6-7家同样规模大小的农村超市,因为是农村所以相对来说开店的成本也比较低,现在送货上门和滞销货品免费退换的形式给了这些农村超市更大的信心。50多岁的父母也没有闲着,因为家里的场地大,前厅后院慢慢的都铺满了活,在他们的生意经里的概念是“货卖对山”,东西越多更加招客。土地流转之后,从土地上脱离出来的父母更加视这个小卖铺为眼中宝,所以最后就是家中有店,店中是家,好的坏的,大的小的,家里用的,对外卖的堆堆杂杂都在一起。
    事情并没有像我爸妈想像中的那样进展,除了春节期间农村里除了老小都在外面打工,买东西的人寥寥无几,两三百米一家店更加是把有限的客源分的更加少。我曾今和父母聊过这个事情,春节之后小卖铺的生意情况,除了卖点小孩子的玩意,夏天就是卖卖水和男同志的烟,夹杂着生活的必需品,按照这个收入说是够他们的生活钱。农村里自家什么都有,十多块钱得生活费已经对他们来说很好了(我爸妈不喝酒抽烟)。我会说他们,这点钱忙活着啥呢,还不如关了好了。但是小卖铺是他们的心头肉,他们哪里舍得,平时生意虽少,过年的时段多挣的钱也能补贴行礼往复的费用,现在他们还不想拿我们的钱。
    今天我妈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工商局的人来了,说是让去交罚金,不交将法院起诉他们。习惯性报喜不报忧的老妈实在是坐不住了,给我打了电话说这个事情,前面两个月镇上工商局的过来了,说是家里有过期的商品,要求罚款,必须交5000元罚金,不交就会有很多的麻烦。譬如取消执照、法院起诉、信用拉黑(火车都让你做不了)。。。  三番五次的催缴,今天发了“最后通牒”我妈实在是坐不住了,给我来了电话。

我:妈,什么原因要罚款啊?
妈:有一天突然有帮人说是工商局的,要查东西,弄了半天之后查出家里卖得东西有过期的,院子里面堆得东西也有过期的
我:过期的东西是不能卖的啊,过期的东西干嘛放一起。
妈:那不都是你爸弄的吗,进一些货在家,东西多了过期了也不知道,有些东西过期了拿在旁边说是退货的也放在一起
我:那这个事情你们是要注意,过期的东西不能卖
妈:我知道啊,什么时候卖过过期的啊,卖给他们生产日期给他们前都要看的
我:那你和他们解释一下,后面自己也注意一些
妈:不照啊,他们讲要罚款,要不店不给开
我:他们之前有人来说过这个事情吗?
妈:没有,从来没有,我们开店几十年了也没看到他们来过,今天过来了就要罚钱,不给钱不让干了
我:事情不能这样办吧,就算没有来过,也不能上来就罚款啊,现在的政府没人这样干的吧?
妈:我一年都挣不到这个钱,我拿什么给他
我:这个只查了我们一家吗?
妈:没有,都查了,没家都有这个问题,都要罚款
我:那他们怎么说,罚款交不交
妈:他们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家没有卖过过期的东西,如果是我卖出去的东西过期了,受人举报了,把人吃坏了,要来罚我心甘情愿,但是你也没有人来没说不能放,过来说查到过期东西要罚我,我不服气
  .... ...

     这里,我提下,我爸小学3年级的学历,我妈4年级,不能说是文盲,但是法律意识淡薄是肯定的,虽然我和我姐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但是父母他们的一些固有的观念和做法改变起来也不容易,触及到他们这么大的利益,他们也是十分的激动,具体细节性的东西我没有在家经历也是很清楚细致的来龙去脉。
    接到这个电话除了心疼父母和同他们遭遇相同的另外几家外,我也在陷入一种思考,像我们家这样的农村小卖铺它到底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对于这群慢慢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这个小卖部的意义是什么?存在几十年的经营模式让这群老辈们更好的方式来经营好这个“小卖铺”?作为子女,我们能做该做什么?处于政府能做该做些什么?
    碰到这样的事情,作为子女要不要劝父母去老老实实的把罚金给交了,然后做出一个教育者的状态来说这是法律,只能认赔;还是作为作为国家的公尺,也能够给这群已经做了爷爷奶奶的经营者来说一个缓冲,不要那么锋利;或是一定要执行的话,能不能考虑一下执行的金额能不能以教育为主,而不是要让他们太过于沉重。毕竟法律无情人有情,犯错也留个改正的机会,毕竟你们的执法对象可能已经是和你父母一样年纪的人,他们也许没有接收过很好的文化教育。
    我,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合法纳税人,很无力,但是恳请我的经历和心声能够被听到,除了电话里对父母罚安稳和开导,也希望有人可以一起来关注一下这个事情,心疼一下我们的“老父母”少点伤害。

2018/10/22 遥寄

快速回复 
游客:498297822
正文*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勾选显示真实姓名(如不勾选,默认会员用户名发帖或跟帖)

版权所有:安徽省六安市人民政府  主办:安徽省六安市人民政府  承办:六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通信地址:六安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邮编:237001  E-mail:laxxb@luan.gov.cn  电话:0564-3379979  传真:0564-3374099
皖ICP备11015645号-1   皖公网安备 34150102000050号   网站标识码:3415000075  假新闻和新闻敲诈举报电话:0564-3951191/3951192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