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市人民政府网

欢迎您,游客:454626789!

207 0
浏览 回复
【纪实散文】:那一年,那些事,那些人……
  • 100 主题
  • 27 帖子
  • 2495 积分
新手上路
楼主

【纪实散文】:那一年,那些事,那些人……

文字编辑:太极
2018.7.9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全国一二线城市大发展大建设如火如荼,作为省城合肥市也不例外。合肥以老城区为中心,向东、北、西南三翼伸展,田园楔入的“风扇型”城市布局被规划界誉为“合肥模式”。
  原先合肥市老火车站,位于二号门和四号门附近。受场地规模档次上的限制,导致南来北往的火车,无法穿梭运行,同时也满足不了城市交通发展的需求。经省政府与城建部门周密规划,合肥新火车站场地,选择在合肥市瑶海郊区附近。
  二号门和四号门,由于当初靠近老火车站一带,这个地方就成了合肥市非常有名的私家旅馆集结地,众多旅客为了出入方便,选择了就地入住,既经济实惠,又方便快捷。
开放的城市,开放的合肥,必然给这些旅馆老板们带来了新的思路,新的商机。于是乎,这些旅馆不文明的经营方式,在投机取巧中成了老板们谋划不正当收入的家常便饭。小旅馆因此生意火爆,旅馆的老板们整天西装革履,油头粉面,还不时用金光的项链和多少克的钻戒打造装扮着自己肥胖的体型。
  新火车站运行后,老火车那些小旅馆的生意就开始惨淡了,没有了人气,老板们只得与时俱进,跟着火车站的步伐前进。混得不错的老板开始高屋建瓴,规划起有档次有发展空间的商务宾馆。混得一般般的小老板们也在赶紧开始着手转移阵地,重新洗牌。
  由于新火车站前方的各类大型建筑才刚刚起步,像白马商城一期还没有起色,五洲商城框架才刚刚搭建,包括两边一个旅游汽车站一个长途汽车站尚在建设中,附近压根就没有一处像样的旅馆。那些小旅馆的老板们,经过考察论证,准备租用新火车站后方的民用住宅,只要简易装修一番,就能成为旅馆接待客人的住所。

  在那个年代,由于城市经营方式和管理制度都不是很规范,你经营的旅馆只要不违法不扰乱社会治安,当地的派出所也是蛮支持的。不过地方上那些治安管理人员,你不找他,他们也会自动上门找你,因为治安费是必须要收取的!
  开小型旅馆,是短平快发财的最佳商机,投入不需太大,条件也不需太讲究,旅客大多数是农民工,每年的开春、双抢和秋收季节,他们都要来回奔波,合肥就是他们中转站,必须要找个小旅馆住宿,不苛求条件好坏,只要有地方睡觉就行。那个时候,农民工经济条件都不是太好,高档旅馆想都别想,只有这些简易的小旅馆,才是他们出行辗转的栖息地。
  看着老火车站附近小旅馆的老板们一个个都发了横财,现又在着手新的小旅馆装修营业,里面肯定水深,也肯定有商机可趁有利可图。
  出于一时冲动,我和妹婿两人心痒痒的,也准备投资一番,来尝试一下创业过程的快乐与艰辛。幸运的是,第一天去打探,妹婿就看好了房型,是新火车站后面郊区的一处三间住宅房,后面还有两间简易的厢房。好在火车站后面暂时还没有封闭,妹婿找了几个朋友经过一番装修,一周后,我们的小旅馆也开业了。
  招牌挂着是:温馨家园旅馆。其实很单调,两个大间是通铺,两个小包间作为高档住宿,仅此而已。因为开业期间正赶上放暑假,所以大通铺的地面上放上一些稻草,然后在稻草上放上十几床草席,没有蚊帐,只能用蚊烟香,没有空调,只能用电风扇凑乎着。靠近左边的一间安排的是女客,右边的安排是男客。为满足一些有条件人的需求,两个包厢的包间里备有床有蚊帐,还有电风扇,这个条件在当时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93年的暑假,我去的时候,已经有旅客入住了,地铺每人十元,包间五十元。
  下午,只有极少几个旅客入住,入住后就必须解决吃饭问题。吃饭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北方人都以吃面条为主。我去的当天下午,因为不懂如何去火车站接客,旅馆里面的事就由我负责看管。谁知我刚到不久,就赶上有六个淮北来的旅客前来入住。他们一来就要吃面条,我束手无策,急出一身汗。说实话,烧锅撩燥我真的不在行,下面条我还真没干过。做饭之事虽安排另有其人,关键是他把人接来后又走了,那个时候又没手机,加之旅客又催得紧,还不能怠慢顾客,我那个心急如火的心情,浑身直冒热汗的滋味,真的无法形容,真是不凑巧,最怕的事还是被赶上了!哎,下就下吧。
  小旅馆里的设施都是以从简出发,所以当时做饭用的全是煤球炉子。我放好炒菜祸,倒上开水,就把一把面条的三分之二放了进去,谁知面条太多锅装不下,我又赶紧捞起一些,估计有七八成熟后,我立马捞到大碗里,再把剩下的放入锅里面。差不多的时候,放好六只大碗,面条捞到碗里再分配均匀,放上些盐再搅动一番,谁知面条一膨胀水就干了,加之开水又用光了,好不急人!
  这时,坐在里面的旅客又开始催促了,他们哪知我是个旱鸭子。干脆吧,舀点冷水放上,再赶紧放上一些猪油,点上几根葱花!由于是冷水,猪油的珠子在碗里飘着特别显眼。看着几个北方佬吃得津津有味,还夸我放油舍得,烧的不错,我顿时愕然了!其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每每想起都会感到搞笑,太不可思议了,看来北方人真的好糊弄!
  我只是作为参股,利用暑假过来帮忙而已的。旅馆中,聘请了一位女服务员,说是聘请,其实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是庐江人,负责接待贵客,我们收住宿费,小费等都是她收,也不需要付她工资,只管她吃喝住。
  旅客自动上门住宿的很少,除非是回头客。一般都是自己到火车站拉客,这样的几率也不是很大,旅客担心小旅馆是黑店,第一次入住还是很谨慎的,绝不会轻易上门。
大多数旅客入住,靠的是专业人士拉客。这些专业拉客人,都是火车站前面几个厂下岗的老太太们,她们胸前配有治安大队发给的标志性牌子,表明自己是正规人士。我不知道当时为何会发这个牌子,是出于对下岗工人照顾,还是对困难户给与救济,我没有打听,不过这些人好多我们都比较熟悉,大多是红星机械厂的熟人。
  这些人在拉客户的时候,我们必须立马上前,站在傍边伺候,以示这是我的菜,慢了迟了就被被其它旅馆人占有。等她们谈妥之后,我们会一起陪同旅客到旅馆看个究竟,旅客满意了就算成交了。几家小旅馆住宿价格一致,拉客者拿提成,十元钱必须付给她们三元,然后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公平自然,不存在欺行霸市!
一开始,附近几家旅馆老板,整天是袖手旁观,等待拉客者送人,大概之前在老火车站就是这种方式。当看到我们自己亲自下手之后,他们也逼迫放下了老板的架子。尽管如此,他们经营时间久了,回头客还是比我们旺的,有了回头客就不需要给拉客人手续费了。
  说实话,拉客是很辛苦的,夏天的高温天气你必须在火车站广场守候,及时是大汗淋淋,只要火车一到站,你就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些人可能要住店,你必须一目了然心里要有数,说句不好听的,与那些小偷没有两样。不过与现代的一些站街女还是有质的区别。那些站街女袒胸露乳是勾引,而我们是仪表堂堂为接待。两者的共性都是接客,都是想对方腰包的钱!
  我清楚记的,那是个闷热的夏夜,火车站的广场上是人头攒动,有在广场上过夜的,有等候上车的,有下车后还没有及时离去的,也有有钱的等待打车去大宾馆的。
大约晚上九点钟左右,在火车站广场中间处,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地上,旁边放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子。很多拉客人的问了又走了,走了不久随后再次与她攀谈,最后才得知她是在等人的,拉客人都很失望。我此时无事无聊也凑了过去,准备想和她谈谈,结果答复一致。
  快接近十一点了,这个女人依然在等待。我再次走了过去,女人可能感觉到时间不早了怕找不到旅馆,就说她要接的人,火车可能要在十二点左右到点,到时就去我的旅馆,我当时心里一阵窃喜,总算钓到了一条大鱼。于是,我就陪同着女人一边攀谈一边耐心等候,犹如熟人一般亲密无间谈天说地,十二点多一点,女人要接的人终于来了,是个小男人,二十多一点,我真的无语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但看得出,两人无暇顾及暧昧温存,简直不可思议。随后我就把她两带回旅馆,把其中一个包间给了她俩。这是我独自一人拉的第一个顾客上帝,省去了中间的差价!
  拉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需要耐心,更需要智慧。
  同样的又是一个夜晚,还是在九点钟左右,两个比较熟悉的红星厂拉客老太太,在火车站出口处,跟着一群女人向广场走来,是谈笑风生,神采飞扬。老太太边走边指手画脚,女人们一个劲走着听着。从老太太微笑的表情看,估计十拿九稳谈妥了,我赶紧跑了过去。

  谁知为首的一个女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精明过人,声音很大很快,口才也不错,也不生气,就是一味的笑着砍价,说他们有二十几个人,只出五元一人,不然她们就不住宿了。拉客的老太太也不着急,拉家常是她们的拿手好戏,从年轻女人们谈婚论嫁到出门不易,从思念亲人到儿女难舍,总之,所有的伎俩就是要缩短女人之间的距离,当得知她们回来是帮家里抢收抢种时,又谈起了她们父母公婆在家带孩子做家务是如何如何的不易,再联系到自己现在的无奈。也许是老太太同她们父母同龄相仿有同感吧,老太太言语中不时有些悲伤,或许是老太太讲到了她们心坎上,为首的女人,眼睛红红的,湿湿的,半天没有说话。这张悲情牌很有效,场面几乎有点失态。这时,女人们中间有人提出先派代表看看再说。为首女人又开始活跃起来,说行就她去,然后又叫上了两个。三个人伙同两老太太,我们一块来到旅馆。趁老太太落在后面,为首的女人跟上我悄悄问,说老太太是我什么人,干嘛这么热心,我一五一十告知她,说老太太是拉客的,也就是所谓说客,说成一个,就朝我们拿人头提成,每人三块钱,就是给她的介绍费。女人一下来劲了,说她们不需要老太太介绍,等下看了之后,她就说不合适不住了。差不多时,她们自己单独过来住,价格每人就七块钱。我犹豫了一下,看看两老太太走在后面,仿佛胸有成竹,边走边说,压根就不把我们放在眼前,我们的话老太太肯定没听到。
  简单的看了看旅馆的设施之后,为首的女人就开始大呼小叫,说这哪是旅馆呀,连狗窝都不如,太破旧了不住了。我故意劝导,老太太也慌了赶紧过来劝导,说十块钱差不多了,都是这样的。女人不听直接走人了。我陪同一起出门,老太太一直劝到火车站广场,女人们态度非常坚决,就是不住。
  之后,我躲到暗处,任由老太太和她们周旋。单说女人们也够绝的,无论老太太怎么劝,她们一个劲就说不住了,说在广场呆几个小时就差不多天亮了。老太太也够绝的,为了到手的山芋,为了这帮人,把后面的所有的火车班次都通通放弃了,她们不甘心还在一个劲的劝导。
  女人们也很无奈,干脆从包里拿出了两副扑克,居然打起牌来,而且很是带劲卖力,当然也引起了一些好奇者在旁边观赏。老太太还是耐着性子不紧不慢,不时见缝插针地劝导,说不早了,还是早点到旅馆休息休息!
  女人们无语了,带劲是装的,人实在太困了。事后凭我讲,这帮老太太真有磨劲,太厉害了!
  无奈之下,女人们把牌收了起来,嘀咕几句之后分成几个小组,叫两个老太太分不开身子。
  老太太也精,跟定为首女人,一步不离。为首的女人走到广场边缘,四个人又打起牌来。两老太太一前一后把持着,只是看,时而跟着笑两声。这个时候其她一帮人脱离了老太太的视线,都靠近了我的身边,趁着没亮的墙角,我偷偷的把这部分人带到了旅馆安顿了下来,这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大约十二点左右,为首的女人终于摆脱了老太太的纠缠过来了。就在我们走后, 为首的女人心有灵犀,感觉是时候了,收起了牌,看了看老太太,安慰了一番,说真的对不住了,叫老太太早些回去。老太太还是不死心,只是说没事。这时,为首的女人说要上个厕所,就往广场周边黑暗处走去,走进暗处后干脆就跑了起来,老太太跟了一圈后,由于人老眼花,捉迷藏这事真不行了,人还是跟丢了,老太太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约夜里一点钟上下,我实在困了正准备睡觉,发觉外面大通铺窗子处有手电筒的光亮,照了好半天,我正准备出去看看,一想还是不去为好,肯定还是那两个老太太!我打内心实在佩服,厉害,老太太真的厉害!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拉客接客,虽然天热劳累,奔波辛苦,但是能初次尝试到这种新生活新环境,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这种意思还是没有维持太久,惊吓就随之而来。
  那天晚上,天气实在闷热,大约在十一点左右,旅馆的房间几乎住的差不多了。我们洗刷完毕,正坐在外面乘凉。突然之间,一阵突突的声音由远到近传来,紧接着一个个黑影也跟着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借助门口亮光才看清,一群110全副武装特警,气势汹汹地从我们身边经过,随后一脚就把我们隔壁旅馆大门给踢开了,紧接着就听到女人的惨叫声。我的心咯噔一下立马就悬了起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心狂跳不止,突如其来的这种经历,从没见过,也没经历过。
  就在这时,就在我们院子围墙下,突然发出扑通一声闷响,我回头一看,但见一个白花花的很性感的女孩,二十岁上下,从围墙上掉了下来,跌在院子地上,浅色的裙子连同雪白的肉体,全裹在了一起,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怎么了?这时,女孩赶紧爬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声哀求我们救救她。看来110特警来就是抓她们的,因为何事我不得而知。为了我们不受牵连,我赶紧把她拉起,催促她,叫她赶紧从门外逃走。
  不一会功夫,特警出来了,还带走几个人,其中有旅馆的老板和两个暴露的女人!
  第二天我才得知,是隔壁的旅馆不守法规,里面的卖身女,和别人谈好的交易是五十元,结果事成之后找人家要三百元,结果被对方给举报了。看来做违法的生意,还是容易冒大风险的,还是像我们遵纪守法,诚信做人为好,文明经营,至少没有他们那种露骨交易和不择手段的欺骗,看来该劝走的还是劝走吧,免得惹祸上身!
  就在我开学前夕,据说火车站后面要封闭了,因为穿越轨道实在危险,尽管铁路口可以绕行,但也不是长久办法,同时过往的旅客也开始埋愿起不方便了。
  看来这个地方开绿色的旅馆,估计前途渺茫了,随着火车班次的增多,行走穿入更加不便,一天一个措施,一天一个要求,看来小旅馆的经营已经到了很难维持的地步了。
暑假即将结束,在我离开合肥没有多久,旅馆由于缺乏人手拉客,加之正本清源,缺乏灰色交易,铁道交通管制越来越严,只好出手转让了。
  时光荏苒,二十多年过去了,两个月的人生体验却依然历历在目,与旅客们的谈笑风生,与拉客者的默契配合,看广场上南来北往的过客,听交往中东西南北的方言,身在火车站,心在看世界!这难道不是一种实实在在的醉美风情?
  悲哀与丑陋,欲望与奢求,都是受生活所赐。只有亲身阅历之后,才能真正懂得什么是人性的光辉。人啊,唯有在大彻大悟之后,方能感知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人生境界。
  多少年之后,我每当走过路过合肥火车站之时,只要看到那些打伞的老太太们,我就会感到自责与愧疚,就会痛恨当初自己的唯利是图,谴责自己怎该去欺骗那两位老太太善良执着的灵魂啊!每当我看到那些露骨的美少女们,我就想起那天晚上翻墙跌下的白花花的肉体,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灵魂亵渎啊!
  往事不堪回首,岁月造就人生。
  历史的长河,是永无止境的流逝,灿烂辉煌的永恒。可是,人生的长河,犹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人生如梦,往事如烟,多少次、多少回让我依然魂牵梦萦,我又怎能够忘怀当年的那些事,那些人啊!

快速回复 
游客:454626789
正文*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勾选显示真实姓名(如不勾选,默认会员用户名发帖或跟帖)
主办:六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 承办:六安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皖ICP备 05000057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