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市人民政府网

欢迎您,游客:417460186!

195 3
浏览 回复
朱邑与万佛湖人文旅游
  • 1 主题
  • 2 帖子
  • 140 积分
新手上路
楼主

朱邑五十三世孙国柱于戊戌立夏

 

修谱前,很多事情,不知道或者一知半解,现在知道了就想说出来跟大家分享。
比如说:我龙舒靳氏是公元1350年(元末至正十年)朱改靳,而传说是明末清初。我问过徐贤柱教师,您老写《高真的故事》的时候可有证据,他说没有,我说我现在有,我们谱上和县志上记载我们改姓是元末的事,而不是您在故事开头哪段说成明末清初的事。
再比如,一世祖是西汉的朱邑?这个在县志上有记载,凡在历史有相互印证的,可信度就大。修谱的过程中,不仅对照家谱,还要对照县志、府志的记载,以确认事件的真实性。比如说我们谱上记录的前三十代朱姓先人,凡为官的在县志上基本均有对应的记载。
说一个地方好人们会说人杰地灵。不仅要有山人水,还一定要有历史、有故事。古龙舒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龙豁口汇聚了南山下来的多条龙,可谓是“南龙北流聚一处”,七门以下“南水北上网绕城”,自然形成了水土肥沃良田。舒城的关节点是龙河口。后来在龙河口建了水库,东西干渠更是发挥防洪排涝灌溉的功能。且龙河口、老九井一带又成了万湖镇,今之龙舒较之古之舒国,今之龙舒就更显美丽富饶。龙舒人杰地灵,更养育了无数的高德大贤。“文翁教士,朱邑爱民”,自古传为佳话。
汉•班固
《朱邑传》(录自《汉书卷八十九循吏传第五十九》)中这这样描述的:“朱邑字仲卿,庐江舒人也。少时为舒桐乡啬夫,廉平不苛,以爱利为行,未尝笞辱人,存问耆老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爱敬焉。迁补太守卒史,举贤良为大司农丞,迁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入为大司农。为人淳厚,笃于故旧,然性公正,不可交以私。天子器之,朝廷敬焉。”

这段话有五层意思,一是说朱邑是哪里人。二是朱邑的出身,从啬夫出道,为人处事的风格。三是朱邑升迁过程与治行第一的能力。四是描述朱邑的品格和行为准则。五是皇帝与朝廷对朱邑的态度。朱邑所践行的廉政爱民,与孙中山天下为公的思想,与毛泽东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与习近平的民本情怀是一脉相承的,爱民是勤政廉政的根本,是执政者的基石。中国历史上的几次盛世,都的贤良与循吏的贡献,当下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不例外,必须经过一代又一代贤吏不断地努力。所以说朱邑文化是步入盛世的文化,朱邑精神是盛世的人文精神。把握和弘扬朱邑精神正是当今这个时代的要求,朱邑的人文精神和治行第一,对于执政党来说有很好的现实意义。

汉宣帝刘询对朱邑的人品给予的最高评价叫“淑人君子”。宣帝在明诏中说:大司农邑,廉洁守节,退食自公,亡疆外之交,束脩之馈,可谓淑人君子,遭离凶灾,联甚闵之,其赐邑子黄金百斤,以奉其祭祀。朱邑逝世是在神爵元年的冬天,即公元前61年。朱邑棺椁从长安运回原籍安葬,葬在桐城的十井埠村(传说为天葬),现为范家岗朱公村。宣帝明诏,强调祭祀,所以当时在朱邑工作过的桐城和他的出生地舒城,都奉旨创建祭祠。这也开创了祠祭贤良的先河。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二生祠云:官吏有遗爱,既没而民为之立祠者,盖自文翁、朱邑始。桐城的朱邑祠旧在邑塜西侧,舒城朱邑祠旧在东门外一里,朱邑的生地与葬地的吏民思贤祭贤,两边都有历代政府修善与重建的历史记载。
《光绪续修舒城县志卷九·与地志·坛庙》(第80页)记载“朱邑祠,旧在大东门外,神爵元年(公元前61)建。明万历间(1573年),县令杨文正重修,壬午毁(1642年)。雍正元年(1723年),监生靳三益等移建西山,相传元至正(至正十年)间子孙改姓靳,今九井靳氏,其裔也。”宗谱记载雍正元年我41世靳三益给政府打过报告,将原位于东门外一里朱邑祠移建龙河之西,雍正三年(1725年)始建,历时五载雍正七年(1729年)落成。距今289年。解放后宗祠一直被学校占用。说真的我从心底感谢我41世祖三益公,是他把“龙舒最大的乡贤”不知不觉的移到了龙河之西,通过五修宗谱,我们发现原位于羊山小学的朱邑祠,正是当年的靳三益给了当今万佛湖办人文旅游的一份大礼。
西汉社会的中兴,离不开一群循吏的努力,班固《汉书·循吏传》中就记录了最具代表性的六位循吏,其中三位安徽人,这三位安徽人中的二位就是舒城人。一位是文翁,一位是朱邑。舒城县为循吏之乡,万佛湖为朱邑故里,感觉这就龙舒最好的人文旗帜。
我国古代非常有名的儿童启蒙读物《龙文鞭影》上就有:“文翁教士,朱邑爱民”,史称龙舒“二贤”。舒城是“二贤”的出生地,也是“二贤”的成长地,是龙舒的水土养育了“二贤”。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古代的州、府、县志中皆有记载。公学始祖文翁和爱民模范朱邑,历代龙舒人引以为荣的有两位重量级的乡贤。而今,在舒城,只知有文翁,不知有朱邑,只见庐江与桐城县的新志中有载,新版舒城县志与六安地区的新志均不再载录,这是为什么呢?莫非真的应验了邑公的哪句耐人寻味的话语:“后世子孙奉尝我,不如桐乡民”。

2017年,春秋乡,以文冲村为文翁文化发源地,新建文翁纪念馆,已经落成,2018年清明又召开了中华文氏宗亲会成立大会。做为朱邑的后裔,我们也正式恢复重建朱邑祠(朱邑纪念馆),请政府给予土地及政策上的支持。
朱邑是龙舒人民的朱邑,朱邑是龙舒人民的骄傲,他不仅是我龙舒靳氏的始祖,更是龙舒人民的大贤,是龙舒人民的精神财富。做为二千多年一直生活在龙舒大地上的原驻民,毫不夸张的说,从血缘上说,全县人民都是老表。朱邑逝世前属其子曰:我故为桐乡啬夫,其吏民爱我,必葬桐乡。后世子孙奉尚我,不如桐乡民。难道身为朱邑后人的舒城人民,就真的不如桐乡民吗?
我们朱邑后裔特向舒城县委县政府慎重提出:我们要恭请朱邑公回来,重新回到龙舒人的记忆中来,回到龙舒人的视觉中来,让朱邑公的福祉永远呵护他的乡亲,护佑他的后人。
朱邑是我国古代史上有作为的官员,他廉洁奉公,治行第一做到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循良事业千古称颂,治行第一为民谋福。他的生平事迹被载入史册,我们期待他的难能可贵精神在龙舒继续得到传承和弘扬。




  • 1 主题
  • 2 帖子
  • 140 积分
新手上路
沙发

循良事业,执政爱民。盛世贤吏,千古颂文。

  • 1 主题
  • 2 帖子
  • 140 积分
新手上路
板凳

朱邑与万佛湖人文旅游(修改稿)

朱邑五十三世孙国柱于戊戌立夏

修谱前,很多事情,不知道或者一知半解,现在知道了就想说出来跟大家分享。

比如说:我龙舒靳氏是公元1350年(元末至正十年)朱改靳,而传说是明末清初。我问过徐贤柱老师,您老写《高真的故事》的时候可有证据,他说没有,我说我现在有,我们谱上和县志上记载我们改姓是元末的事,而不是您在故事开头哪一段中说成了明末清初的事。

再比如,一世祖是西汉的朱邑?这个在县志上有记载。凡在历史有相互印证的,可信度就大。修谱的过程中,不仅对照家谱,还要对照县志、府志的记载,以确认事件的真实性。比如说我们谱上记录的前三十代朱姓先人,凡为官的在县志上基本均有对应的记载。

说一个地方好,人们会说人杰地灵。不仅要有山人水,还一定会有历史、有故事。古龙舒是一个有灵气的地方,龙豁口汇聚了南山下来的多条龙溪,真可谓是“南龙北流聚一处”,七门堰以下“南水北上网绕城”,自然形成了水土肥沃良田。舒城的关节点是龙河口。西汉刘信在新开岭下建了七门堰,现在舒城人在龙河口上建了大水库,东西干渠更是发挥防洪排涝灌溉的功能。昔日的龙河口、老九井一带,现今又成了万佛湖镇。较之古之舒国,今之龙舒就更显美丽富饶。龙舒人杰地灵,更养育了无数的高德大贤。“文翁教士,朱邑爱民”,自古传为佳话。

汉•班固 《朱邑传》(录自《汉书卷八十九循吏传第五十九》)中是这样描述的:“朱邑字仲卿,庐江舒人也。少时为舒桐乡啬夫,廉平不苛,以爱义为行,未尝笞辱人,存问耆老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爱敬焉。迁补太守卒史,举贤良为大司农丞,迁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入为大司农。为人淳厚,笃于故旧,然性公正,不可交以私。天子器之,朝廷敬焉。”

这段话有五层意思,一是说朱邑是哪里人(朱邑字仲卿,庐江舒人也。)。二是朱邑的出身,从啬夫出道,为人处事的风格(少时为舒桐乡啬夫,廉平不苛,以爱义为行,未尝笞辱人,存问耆老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爱敬焉。)。三是朱邑升迁过程与治行第一的能力(迁补太守卒史,举贤良为大司农丞,迁北海太守,以治行第一入为大司农。)。四是描述朱邑的品格和行为准则(为人淳厚,笃于故旧,然性公正,不可交以私。)。五是皇帝与朝廷对朱邑的态度(天子器之,朝廷敬焉。)。朱邑所践行的廉政爱民,与孙中山“天下为公”的思想,与毛泽东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与习近平的民本情怀是一脉相承的,爱民是勤政廉政的根本,是执政者的基石。中国历史上的几次盛世,都是贤良与循吏的贡献,当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不例外,必须经过一代又一代贤良循吏们地努力。所以说朱邑文化是步入盛世的文化,朱邑精神是盛世的人文精神。把握和弘扬朱邑精神正是当今这个时代的要求,朱邑的人文精神和治行第一,对于执政党来说有很好的现实意义。

汉宣帝刘询对朱邑的人品给予的最高评价叫“淑人君子”。宣帝在明诏中说:大司农邑,廉洁守节,退食自公,亡疆外之交,束脩之馈,可谓淑人君子,遭离凶灾,联甚闵之,其赐邑子黄金百斤,以奉其祭祀。朱邑逝世是在神爵元年的冬天,即公元前61年。朱邑棺椁从长安运回原籍安葬,葬在桐城的十井埠村(传说为天葬),现为范家岗朱公村。宣帝明诏,强调祭祀,所以当时在朱邑工作过的桐城和他的出生地舒城,都奉旨创建祭祠。这也开创了祠祭贤良的先河。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二生祠”云:官吏有遗爱,既殁而民为之立祠者,盖自文翁、朱邑始。桐城的朱邑祠旧在邑塜西侧,舒城朱邑祠旧在东门外一里,朱邑的生地与葬地的吏民思贤祭贤,两边都有历代政府修善与重建的历史记载。

《光绪续修舒城县志卷九·与地志·坛庙》(第80页)记载“朱邑祠,旧在大东门外,神爵元年(公元前61)建。明万历间(1573年),县令杨文正重修,壬午毁(1642年)。雍正元年(1723年),监生靳三益等移建西山,相传元至正(至正十年)间子孙改姓靳,今九井靳氏,其裔也。”宗谱记载雍正元年我41世靳三益给政府打过报告,将原位于东门外一里朱邑祠移建龙河之西,雍正三年(1725年)始建,历时五载雍正七年(1729年)落成。距今289年。解放后宗祠一直被学校占用。说真的我从心底感谢我41世祖三益公,是他把“龙舒最大的乡贤”移到了龙河之西,通过五修宗谱,我们发现原位于羊山小学的朱邑祠,正是当年靳三益给我们当今万佛湖人文旅游的一份大礼。

西汉社会的中兴,离不开一群循吏的努力,班固《汉书·循吏传》中就记录了最具代表性的六位循吏,其中三位安徽人,这三位安徽人中的二位就是舒城人。一位是文翁,一位是朱邑。舒城县为循吏之乡,万佛湖为朱邑故里,这就是龙舒最好的人文旗帜。

我国古代非常有名的儿童启蒙读物《龙文鞭影》上就有:“文翁教士,朱邑爱民”,史称龙舒“二贤”。舒城是“二贤”的出生地,也是“二贤”的成长地,是龙舒的水土养育了“二贤”。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古代的州、府、县志中皆有记载。公学始祖文翁和爱民模范朱邑,历代龙舒人引以为荣的有两位重量级的乡贤。而今,在舒城,只知有文翁,不知有朱邑,只见庐江与桐城县的新志书中有载,新版舒城县志与六安地区的新志中均不再载录,感觉朱邑不是龙舒名人?这是为什么呢?莫非真的应验了邑公的哪句耐人寻味的遗言:“后世子孙奉尝我,不如桐乡民”。

2017年,春秋乡,以文冲村为文翁文化发源地,新建文翁纪念馆,现已经落成,2018年清明又召开了中华文氏宗亲会成立大会。万佛湖镇,地处万佛湖旅游的核心地带,地理位置远远优于春秋乡,打造乡贤文化,建设人文景观顺理成章。做为朱邑的后裔,我们也正式提出恢复和重建朱邑祠(朱邑纪念馆),请政府给予土地及政策上的支持。

朱邑是龙舒人民的朱邑,朱邑是龙舒人民的骄傲,他不仅是我龙舒靳氏的始祖,更是龙舒人民的大贤,是龙舒人民的精神财富。做为二千多年一直生活在龙舒大地上的原驻民,毫不夸张的说,从血缘上说,全县人民都是朱邑的后代,都是老表。朱邑逝世前属其子曰:“我故为桐乡啬夫,其吏民爱我,必葬桐乡。后世子孙奉尚我,不如桐乡民。”难道身为朱邑后代的舒城人民,就真的不如桐乡民吗?

我们朱邑后裔特向舒城县委县政府慎重提出:我们要恭请朱邑公回来,重新回到龙舒人的记忆中来,回到龙舒人的视觉中来,让朱邑公的福祉永远呵护他的乡亲,护佑他的后人。

朱邑是我国古代史上有作为的官员,他“廉洁奉公,治行第一”做到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循良事业千古称颂,治行第一为民谋福。他的生平事迹被载入史册,我们期待他的难能可贵精神在龙舒继续得到传承和弘扬。





快速回复 
游客:417460186
正文*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勾选显示真实姓名(如不勾选,默认会员用户名发帖或跟帖)
主办:六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 承办:六安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皖ICP备 05000057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