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市人民政府网

欢迎您,游客:359662050!

120 0
浏览 回复
岁月的轨迹,离不开父亲心血的浇灌
  • 87 主题
  • 27 帖子
  • 2235 积分
新手上路
楼主

岁月的轨迹,离不开父亲心血的浇灌

文字编写:太极
图片拍摄:太极
2018.5.5

引子:
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生命一世忘不了,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

一、父亲内心的郁结
父亲生于1927年11月12日,如果父亲还活着的话,今年该是91岁高龄了!父亲一辈子没过过生,也没有做过寿,平平淡淡走过了这一生。父亲是81岁那年去世的,那年的中秋月圆也未能如愿等到,就匆匆离我们而去了,好沉重的打击,让我们无法扇枕温衾,丢下缺憾终身。
其实,按照父亲当时的身体状况,他应该能呵护着我们,一起走过风雨熬至今日,只是,十几年前的那一桩心病,让父亲积郁成疾无能自拔,身体几度摇摆说垮就垮了。
应该讲,父亲病重的根源,是吃了近房堂叔的一口怨气而引发的。
二十年前,父亲好心借债为堂叔经营买卖,想拉扯帮扶他一把,不巧的是正赶上苏埠闹起了会潮。由于当地人没有法律意识,都是套用别人的资金大肆挥霍,导致资金日不付出,眼看着资金就要断链,堂叔看在眼里计在心里,赶忙收紧腰包里的现金,当起了老赖,选择了躲债逃避。在这个节骨眼上,父亲又一次出于好心收留了堂叔夫妇,并为之解决了近一个月的免费吃喝住。结果呢,待到风声小了,堂叔是一走了之,借父亲的现金不还了,还无理取闹说必须与别人比除会账,真是好心没好报,从此之后,父亲悲愤之余还得为堂叔借债还债。
十五年前,家族开始着手修谱,父亲是亲自出马,终日呕心沥血,并为之策划设计,整个谱页里的内容,都是父亲亲自动笔书写,严寒酷暑,父亲是昼夜兼程赶工,待到家谱如期修缮完毕。那位堂叔居然捷足先登,非要抢先拥有本宗支家谱的保管权。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让父亲再一次为之愤怒。

二,父亲两次发病史
父亲自从上次两次悲愤之后,整天少言寡语脾气暴躁,长期积劳成疾,导致身体几乎崩溃。父亲第一次病重是2018年春天,那天送到市二院后,就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初步诊断为消化道出血,随后医生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我们这时才如梦初醒,方知父亲病情的严重性。我们每天进到重症监护室去探望,看到父亲憔悴的面容,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呼吸机插在嘴里不能说话,从父亲渴望的眼神和起伏的喉结处,分明感到父亲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我们说,苦于交流中我们无法猜透父亲的心思,这时,父亲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失望,两个眼角开始湿润,那种悲伤那种痛苦,我们光急无汗无计可施,只能以泪回敬,不知所措。好在护士拿来了纸笔,让父亲把想说的话给写出来。父亲用颤抖的手握着笔,费了好大的时间,才写出一些不规则的字迹。
“什么时候能好?我想回家!”,这几个字我们方可辨认,还有一些就不成字了,最后一些只能是象征性的符号了!这与被称为书法一支笔的父亲简直判若两人!大约一周时间,父亲病情依旧没有好转。于是我们赶紧联系好省城肺科医院,从省城120急救中心调度了一辆带呼吸机的救护车,然后马不停蹄把父亲送往省城肺科医院。
在医院里,父亲的任性与刚强,让所有的护士和医生都叹为观止。由于长时间呼吸机插入气管,导致父亲的气管极度不适。就在住院的当天夜里,父亲尽管两手被绑在床沿,还是趁人不备偷偷挣脱了,然后自己硬把呼吸机从嘴里给拔了出来,事后,令所有人大为震惊。
有了这股任性,没想到父亲的病却逐渐好了起来!
父亲第二次病重,是在当年的秋天,正值丹桂飘香时节。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傍晚我过去看他,父亲坐在小椅子上一直昏睡,等我把他喊醒了,他有气无力的说了一些他昨晚做的一个非常奇怪的梦,说梦到自己去了黄莲寺,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到黄莲寺去,感觉总有一种不祥预兆,看来父亲的心病始终压抑着父亲的心结!
黄莲寺,是我们当地的一座寺庙,有一些年代了。据说这座寺庙里的阎王殿阴森恐怖,是阴差出没的地方。父亲生前不是很信佛,母亲每次去烧香拜佛,父亲都要指指点点,所以这次梦境,他自己也感觉很蹊跷!
当父亲再次进入市里二院的时候,父亲就没有生命的迹象了,尽管最后省城专家连夜也被请来了,等到了解情况后,他们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父亲此时属于多功能衰竭,生命迹象无法能够再挽回了!
从春暖花开到农历八月十一子时,父亲还是没有能够熬过最后一个中秋月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三、父亲才智过人
父亲,那个熟悉高大强健的身影,那个曾今霸气十足的男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按他的身体素质,再挺个十年也不成问题的,许多比他身体差的老同事,每每见到他,都羡慕他的体质,谁也不曾想到在他八十一岁那年就匆匆走了,走得是如此的匆忙。
父亲教了一辈子书,儒家书底雄厚,一手上乘的小楷字,力道浑厚,入木三分。每年春节期间,父亲都要为别人家书写春联,大门的春联字大难写,但是在父亲的笔下,却是别样的风格,柔润紧凑,丰厚娴熟,堪称上一辈人的佼佼者。
父亲不仅写得一手好字,二胡和京剧也是他的嗜好,在上一辈的教师行业里面,很难找到像父亲一般的多面手。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父亲凭借着多智的脑子和过硬的才华,不仅没有被饿着,反而把多余的粮食带回来给家人充饥。只是在文革期间,被嫉妒的小人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打成了地主成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事情的真相。父亲曾今被游过街,带过高帽子,还挂过黑牌子,受到了诸多不该有的人格歧视。
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家的成分是地主,我也知道地主是个坏人,可父亲又怎能是坏人呢?在那个唯成分论的年代里,我好像天生就低人一等。别的孩子肆意欺负我,我不敢做丝毫抵抗,我怕他们骂我是 小地主 。小学每学期开学都要填成分,那是我最伤心欲绝的时刻。每次在我胆颤心惊地填上地主时,我都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为此我曾经在心里恨过父亲很长时间,我恨他让我小小年纪就要承受那么多的屈辱和难堪!
特别是小学升初中,那时靠推荐,贫下中农子女优先,我真怕受成分影响上不了学。那年我们小学升初中,是采取投票方式选取,按得票多少来定。我为了确保自己能上初中,就违心的给自己投了一票,结果出来后,全班就我一个满票,同学们都好奇看着我,当时那种尴尬场面,至今我也难以忘怀!

四、撑起一片天
听母亲说,有一年年底,父亲无意间发觉家里的柴禾不多了,这个年的烧料看来都成问题。于是,在腊月二十九,父亲半夜就起床了,扛起扁担拿起绳子,步行十几里路到了附近的山里,四周一看,整个山头早就成了光秃秃的山顶了。没办法,父亲只好趁山里的人家还在熟睡,从一家门外柴禾堆积的地方,偷了好几捆现成的干柴,赶紧捆绑起来。看看时间还早,父亲掏出笔纸,写了一张荒唐的借条:年关难过,家里无柴,借上几捆,承蒙善良,积良好口碑,定能富贵吉祥,人口平安顺畅!
其实,父亲也是出于无奈,写借条,也是堵住主家的嘴,千万不要咒骂自己!
父亲曾说,他十七岁那年就开始闯荡江湖了。那时他跟着大人一起到外地做贩盐买卖,沿途所经历的苦难,我们真的难以想象。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面对困窘难熬的生活,父亲也是多次独自一人,徒步几十里路上山砍柴,一方面卖柴换粮度日,一方面热灶炊烟暖心!
改革开放初期,父亲经常利用暑假,把自家种的小白菜,挑到附近的集市上卖个好价钱。在我的记忆中,夏天夜里最难熬,蚊虫不仅多还特别咬人,每当正睡得香时,大约一点,母亲就开始吆喝,我们一家都得起床,借着煤油灯光,把小白菜连根拔起,然后用剪刀把菜根剪去,再用清水洗净,最后放到菜框里,摆放整齐。父亲为了赶时间,披星戴月肩挑着一百来斤小白菜,徒步赶往附近几十里的独山镇,每次都是中午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那种身影让我们恐惧,我们也不敢多看,生怕父亲对我们埋怨!

五、父亲倔强的个性
在阶级斗争年代,由于父亲更是一个口直心快的人,为此也得罪了不少人。尽管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但是,凭借着父亲那身聪慧的才智,还是铤而走险的闯了过来。
父亲性格非常倔强,争强好胜。从不服输。几年前,听本镇白家庵小学有个退休教师叫罗运俭说,当年,父亲为了赢得一包东海香烟,竟和几个同事打起赌来,这个赌非同一般,就是把一张木制的乒乓球桌子,从戚桥中学扛到白家庵小学,两校的路途至少有十公里开外,中途不能有大的停留。
结果,父亲真把那张乒乓球桌扛到了指定的学校,打赌之人惊叹之余只得凑钱请父亲好好喝了一杯。
试想一下,一张木制的老式乒乓球桌,不亚于一百多斤,没有足够的底气绝对是不可能支撑下来的,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接赌注的啊!
这件事起初我是不太相信,后来我遇到了罗老师再次验证,他告诉我确实是真的。从那时起我感觉父亲真的好牛,这是怎样一种牛逼冲天的霸气啊!
只可惜,等我知道事情真相,想好好再另眼相看父亲的时候,父亲却永远的走了!

六、煤油灯下的情怀
改革开放初期,在农村,小农经济开始了小规模运作。我们当地盛产寒麻,加之沿海地区需要渔网捕鱼,更需要麻袋装货,那时聚苯乙烯产品还没有上市,麻布麻袋自古就是沿海一带抢手的货源。所以,纺麻经、织麻布是我们当时赚钱的一项不错的行当。白天大人要出工挣工分,只能晚上纺织加工。于是,煤油灯成了家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为了赶时间交货,熬夜是常有的事,也不知道那时我怎么会有那么多瞌睡,瞌睡来朽时真是难熬极了!那种滋味是现在年轻人很难体会到的。
每到秋天玉米成熟,晚上还得熬夜,要把晒干的玉米槌子,用手工把玉米粒剥下来,便于天晴晒干好加工。夜里,每当我们熬不住的时候,父亲总会为我们说一些《水浒传》、《杨家将》等经典传奇,让我们在夜色迷茫中感受到了行侠仗义的英勇气概!
煤油灯下,一家人其乐融融,温馨浪漫,心安理得在一起,真好!哪怕再苦再累都值!家的味道,家的和睦,家的港湾,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事实!现如今啊,尽管我们的房子宽敞了,电灯明亮了,可是,守候在家里的永远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时代变了,人性变了,家的味道也跟着变了,我多么想能够再回到从前,再次倾听父亲说三国讲水浒,听母亲唠唠叨叨……那是怎样的一种家的味道啊!

七、腰椎带来的隐患
蛮力加个性的不经意组合,久而久之,父亲腰椎损伤非常厉害,走路腰都直不起来,以至于退休之后,行走间只能趟着自行车当拐杖。
父亲在五十多岁的时候,有一次腰椎发作,疼痛难忍,就去拜访了当地的一名老中医,其人医术精湛,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老中医开的药方是药物泡酒饮用。由于老中医过分自信,在“问”的问题上没有仔细深入,导致父亲腰椎不仅没治好,还把原先的肺结核老疤给带发了,留下了不该发生的痛苦!
其实,凭借父亲智慧,应该懂得自己的酒量,不甚饮酒又岂能用酒而待之呢?
一个人,一旦腰椎坏了就无法行走,必然会引起肠胃消化道功能失调,也会造成身体各功能失衡。或许这就是父亲在病重期间造成多功能衰竭的真正原因吧!
难怪当时省城专家说,胃坏了可以切除,心脏坏了可以搭桥,一旦五脏肺腑都出现问题了神仙也难救治,此话颇有道理!
看来,老中医的药方没错,只是没能因人而异罢了;父亲只是一时疏忽,结果就造成了终生的遗憾。

八、父母相继离去   
我讨厌月圆,我也憎恨圆月!什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全是骗人的鬼话!悲哀的古人教会了愚昧的一些现代人,如何去借题发挥触景生情,如何去举杯邀明月,假心假意黯然泪下,有用吗?
时隔三年,就在父亲的祭日那天,母亲由于情绪低落,突然间感觉腿脚发麻,不一会嘴就歪了,说话也不清楚了,典型的脑溢血发作。等送到了医院,由于脑干出血过多无可挽救,第二天,也就是在农历八月十二,母亲也匆匆地离开了我们!
有人说,三年是个坎,跨过了这个坎就没大事了,可是,母亲终究没能逃脱父亲走后第三年的最后一天!父亲母亲,你们真的有这样一个约定吗?
这个坎,难道是父亲在有意催促呢,还是实属天意呢?我想,这将是一个永久的谜团吧!
其实那一年,母亲的种种言行举止,就有一些异常,可惜我们当儿女的,却一个个都粗心大意,没有放在心头,真是不孝啊!
遗憾有用吗?悲伤有用吗?隆重的殡葬有用吗?一切都是无功之劳!
孝道父母,那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的一点一滴问候,而不是在他们死后举行那些惊天动地的壮举!
父亲是天,母亲是地,正是父母顶天立地支撑着这个家,才使得家这片天空,天不会塌地不会陷,让我们无忧无虑度过了童年的美好时光。遗憾的是,当我们长大成人了,懂得孝敬父母的时候,父母们却到了另一个世界!   
有时候,看到别人与父母其乐融融,相亲相爱挎着胳臂,温馨一片,我好生羡慕,又好生嫉妒啊,家有一老,胜过活宝,家有二老,真的好羡慕死了!父母不在了,连个孝顺的机会都没有了,好后悔,在父母生前的日子里,我没能尽职尽责尽孝道,可是后悔又能怎样呢?
人们呀,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感到如此的珍惜宝贵!可是,在我们拥有的时候为什么就那么麻木不仁呢?
月圆了,人缺了,心凉了;花谢了,泪干了,情断了!父母不在了,那种血浓于情的味道就变了,相应的家乡也跟着变了味,家乡演绎成了故乡;故乡呀,在随后的年代变迁中,将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九、孝道重在心圆
年年有中秋,月月有月圆,团圆的遗憾是终身的,心灵的团圆将是永恒的!只有看淡一切,看破一世,看透一生,心灵才会清纯踏实,释然放松。心灵的团圆将会纯洁无私,心灵的品味才会高雅唯美!
月圆人圆只是形式上的教条主义,只会缺乏灵魂丢失灵气。现实中,那些成年人过生日做高寿,华而不实,耗费人力物力,丢弃了人性的感恩,败坏了道德底线,难道我们一点没有感知吗?
如果说小孩过生日是图个热闹劲,成人过生日或做高寿,是否有违背天理呢?
俗话说:“儿的生母的苦!”我们只有在自己生日到来之时,多孝敬父母,多学会感恩,这样也不枉我们心圆孝道!形而上学的说教,是永远得不到圆满的!
父母远去了,再也没有团圆的机会了!如果我们静下心来,积一份善心,给一份包容,多一份理解,这也不失自己拥有最美好团圆,这种团圆就是心圆!

快速回复 
游客:359662050
正文*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勾选显示真实姓名(如不勾选,默认会员用户名发帖或跟帖)
主办:六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 承办:六安市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皖ICP备 05000057 号 技术支持:商网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