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论坛首页 > 舞文弄墨 > 乡愁
返回列表 我要发帖

7039
浏览

0
回复

  • 1主题
  • 0帖子
乡愁
楼主

        曾几何时,故乡留不住人心,但凡有点体力和可以自立的人,都陆续的走向了村外。村外延申的路很长,跨过田野、翻越山丘,没有尽头的路,让出村的青壮年,如流水奔向四方;如风吹柳絮,身不由己的飘零很远。
         村里日出而作,日落归歇的身影,变的寥落稀疏。村口鲜闻的说话声,也仅是那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们的只言片语。乡村越来越沉默了,走出去的村民,很少有再回来耕耘几亩田地的选择。只有逢年过节或刻意的回来歇歇脚,渐渐的连歇脚的地方都移到了在城里定居的所在。乡村远了,远在了人心和迫不得已的谋生所需。
        每个在乡村长大的人,心中都珍藏着少时美好的回忆、亲情的温暖。阔别多年的回到家乡,许是锦衣美食过惯了城里人的生活,再也不用卷起裤管衣袖的走向田间地头,可还是有那种游子归来的痴情,会用手捧起那清澈的河水吸上一口,会用脚丫触碰泥土的湿润,做在长满青草的田埂上抚今追昔...,岁月改变了许多,时光变迁的让故乡有点生疏,隐隐刺痛心灵的感觉,不改少时那一往情深的萦绕满怀。
        挥不去的乡愁,是渐行渐远的距离。最具温馨、时常回眸留步的地方,永远是那容得下肉身和给人以安心的乡土。只有在这里才不至于迷失自我,惬意、放松的感觉,是熟悉而又温暖的怡然自得。原本眉头紧锁的脸庞,闻得乡音,见的少时的伙伴,自然流露的快乐,总能廓清没有大不了的阴霾。常年在外,近乡情更切,久违的招呼应答,仿佛让自个又拂拭了在外的风尘,摒弃烦念的自信从容。
        故乡多少熟悉的面孔,不再得见,乃至自己的至亲,亦有天人永隔的故土长眠。回望故乡,不为远离太久的空留遗憾,既使行程颇远、来去匆匆,只需有心,就没有跨越不了的距离、穿行不过的阻隔。厚重的乡情,刻划心扉的存在,不管走到哪里,树高千丈拔地起,溯源的意识就根植在血液里流淌不息。故乡无形的牵引,不为征途漫漫的羁绊,只为退步有悔的栖息得所,在失意时,在面对抉择的路口,尚有回转和安抚心灵的窗口。得失无所惧,关闭的一处镜像,打开熟悉的牖扇,任视线所及,必有更具展望的远景。

返回列表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帖
网友跟帖
游客:1056717472
正文*(2000字以内)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