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论坛首页 > 舞文弄墨 > 明清老街轶事【二】
返回列表 我要发帖

7562
浏览

0
回复

  • 26主题
  • 0帖子
明清老街轶事【二】
楼主

明清老街轶事【二】

苏家埠,始建于元,兴于明,繁盛于清,迄今已有千年历史。苏家埠的经济繁荣,得益于这条天然的老淠河。

淠河,古称白沙河,是淮河右岸的主要支流之一,位于安徽省西南部,发源于岳西和金寨县境内的大别山北麓,流经霍山县、岳西县、六安市,于正阳关入淮河。淠河全长253公里,流域面积6000平方公里。

当年,在苏埠老街的淠河岸边,有一位姓苏的人在此河面上摆渡,人称“苏家渡”。后来,随着经济社会生产力的不断提升,南来北往的商人纷纷到此做起了经营买卖,大批竹木茶麻又需要在此码头集散转运,通过水路送往世界各地。于是苏家渡最后便定名为苏家埠。

从前,苏埠老街西头的河沿一带都是水,而且河水还深。每到夏天,老街人无论男女,一大早就会提着篮子装上脏衣服,来到河里洗漱。起初没有牙刷牙膏,都是用食指顶住毛巾沾水往牙齿上来回摩擦,八十年代后期,人们才用起了牙刷牙膏。

夏天天亮的早,老街人起的更早,抢占码头成了老街人的嗜好,来迟的人只能排队等候,西头的河坎有一里左右,对于人满为患的老街人,等候闲聊也不失一种风趣。

河道边,女人们各色衣服相互点缀,靓丽时尚,青春动人;男人们光着膀子下到河里,不时折腾几个水花,有的干脆就钻到水里洗个凉快,也不失一种豁达。

那些几岁的孩子跟着大人起床,光着脚丫,站在水里的石头上,看着那些大人来回游动,呆呆的傻傻的,好不羡慕,无赖自己不会水,也没有胆量,即使有胆量,大人也不允许!

河里有很多小鱼儿,也赶着热闹,开始舔着孩子们的脚背,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孩子好奇弯下腰,两只小手轻轻的捧着,瞅准了小鱼,两手使劲捉去,水花猛的溅起,这时脚下一晃,身子一扭,重心刚要失控,身子再一仰,试了好几下,还是一头栽进了水里,吓得大人赶紧呼救,好在码头附近水不是很深,加之附近人又多,不到一分钟,孩子就被抱到岸上,幸运的是头没有跌在码头的石头上,否则可就麻烦了。

被救起的孩子,会一个劲的哭叫,大人会一个劲的训斥,附近的人会一个劲的劝说,那个架势,还真有点哭笑不得!

夏天的晚上,家里蚊虫太多,闷热潮湿。老街的大人小孩,总会带着被单或凉席,走向沙滩开阔处仰天躺下,天然的空调,没有蚊虫,还能看星斗转移,梦未来人生,只是到了后半夜,天气开始转凉,这会儿,一个个冷得起鸡皮疙瘩,于是乎,搂着的抱着的五花八门,等到天亮时睁开眼睛,满脸通红好不尴尬。

如今的老街,西头河沿水的影子都没了,一条景观大道切割了天然河道,也把过去的美好时光掀了个底朝天。

时代的变化,让老街人失去了旧时光,即使现在再到河沿上走走,有水的地方也没有过去那种感觉了!

如今啊,老街空旷寂寥,危房增多了,倒塌的变形变味了,老街人该走的都走了,留下的几乎是守家的孤独老人。空闲的房子都成了危言耸听的代名词,只有双休日孩子们回来时,才会闹腾两天,随后也就嘎然而止了。

偶尔间,在老街碰到一两个拎着行李箱子的,那一定是节假日放假回来的大学生,或有急事回来的打工人。一旦假期结束了事情忙完了,该求学的还得出去求学,该挣钱的还得出去挣钱。老街,永远是空巢老人的栖息地。

老街,真的很老吗?放眼入怀,老街中仅存的明清轨迹,和戒不掉的眷念,在岁月中如歌如泣。淫雨缠绵,青石板烙下的千年沉香,让守旧的老街人守护着安详。

老街,真的很老,青砖灰瓦,送走了老街芳华绝世,让沉积的沧桑自恋轻狂。尤巷中,那把油纸伞,随着少女轻盈的脚步,渐行渐远,留下了一长串粉红的回忆。

破损倾斜的屋面,几经翻修的改造,让老街早已失去了慰籍,唯有这位奶奶牵着孙子,在大街上悠然的晃动着转悠着,奶孙俩大红的衫子红得似火,让老街显得暖心舒心贴心。

老街人活的很坦然,不讲究吃穿,只要肚子填饱了就满足了。

早晨煮点稀饭,讲究的卖两件早点,仅此而已。自制的小菜味道可可,腌制的萝卜干子、豇豆、咸菜等,有味道有咬劲。稀饭喝得嘘喽的响,小菜嚼得嘎嘣的脆,满脸的得意忘形,淌下的汗滴到碗里都不知道,还在津津有味的,一边吃着一边同别人扯蛋。

不过,老街人也有洒脱的时候,早饭过后,茶壶捧着,泡杯拿着,几声吆喝吆喝,几个牌友就坐在一起,小牌打着瓜子嗑着,悠哉悠哉,输赢不大,玩的尽兴,重在消磨时间,孩子们在外打拼,谁还在乎老爹老娘这几个小钱,况且很多人还拿着退休金!

一旦小有得手,晚饭时就会买点卤菜,喝着小酒,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菜市场里,卖菜的最怕老街人。老街人一到菜市场,总要问来问去跑个遍方肯下手,不是把菜甩甩水,就是去掉几片菜叶,弄得卖菜人一脸无赖还不好说,一旦你要不耐烦了,恐怕老街人一连串的台词就出来了,老街人的嘴本身就很厉害,从知青下放,再到回城务工,老街人见识的太多了!

老街人买菜,多是上了年纪的,他们天天如此,是买菜的常客,没有老街人买菜,靠乡下人,卖菜人恐怕水都喝不上了。

老街人过惯了苦日子,习惯了老街生存气息。勤俭节约是本份,知足常乐是初心。或许,这就是他们不愿意随儿女外出的根本原因!

老街人也会忙中偷闲,洗衣扫地闹家常,晾衣摘菜扯犊子,话题永远离不开老街人的生活情调。

有时候,几个人遇到了一起,坐在大街廊沿下,就能随心所欲畅谈一番,不用稿子也不用别人提醒,有个好记性赛如烂笔头。天南地北轶事,在清闲愉悦中交流了一番。

菜也买了,事也做了,心也谈了,还不会得老年痴呆症,何乐而不为呢。其实,老年痴呆,大多数都是自己不良习惯养成的,好吃懒做最为典型。

于是,就有人建议,说学学老街人买菜,学学老街人谈心,学学老街人生活,医生恐怕就要失业了。话虽然有些武断,但句句说的在理。

如果,孙子孙女住在老街,好环境一定会造就未来。儿童做事看细节,细节微妙看神态,神态自若心有底,长大成人必立事!

童心童趣添童味,街空街静闹街头。没有老人的老街不叫老街,没有儿童的老街缺乏街味。正如,喝喜酒没有小孩不热闹,吃喜蛋没有妇女不开心。

只是,断垣残壁的老街,只能说韵在味没了,杂草丛生,一片狼藉,无人问津,着实让人揪心!

夜色深沉,老街的十字路口,路灯下的小姑娘,你在干嘛?是孤独寂寥,还是担心奶奶出门没回?

小美女,多拍些照片吧,让老街的风韵在你的相机中记忆悠长,多少年之后,让后人在闲暇之余能够慢慢品味!

明清老街,尽管苟延残喘了,在老街人守望中,依旧根深蒂固,漏了就补,倒了再砌,歪了加固,说实话,老街人守了这么多年,也确实尽力了。

老街的风韵,经过新闻媒体多次报道之后,反响强烈,让远方游子心存宽慰,让老街老人心存感激!

爷孙三代人,幸福老街行!牵挂,是爷爷的一种多虑;牵手是爷爷的一种责任!孙子的宠爱,永远凌驾于爷爷奶奶之上!

老人们,忙好了儿女,又得忙碌着孙子孙女,老人们就是忙命!

老街,看守家的是老人,守护孙子孙女的依旧是老人!老街依旧,老人依旧!

关心、问候一下老邻居,不失老街人的情理道德!

不打小牌的老人,闲暇之余,总会几个人搬个板凳,坐着聊着,谈天说地的恐怕不会,张家长李家短的新鲜事肯定是有的,只要不说过,说过也不为错!

老年人只要心态好一切都会安好。早餐后,一路遛,买个菜,聊下天,快乐一天是一天;心情好,知己遇,抛烦恼,谈个够,人生能有几回日!

这位老人家,坐在门口心在别处,儿女们在外打拼也不容易,又到了双休日,儿女们也该回来了呀?

能吃就吃点,能喝就喝点,活一天是福,活两天是赚,活着才能笑看风云,活着才有全家团圆,活着才有家的温馨,活着儿女们才有奔头,只要能活着就好!

一到冬天,若大个街道,清冷萧条无人。坐在家门口,守着一片天,街道成了过场,只有街心的鹅卵石和青石板,在相互对峙,没有了脚踏实地,就没有了磨砺人生,今后的出路在哪?

这位大妈,一身清秀,坐在门口,两眼目视着路过的小伙子,内心不免产生了一丝牵挂,牵挂,是老年人守望的本能,无言的酸楚,无尽的渴望,无比的期待,尽在不言中!

夜幕降临了,老街仅有的十字路口亮着路灯,通向街道深处是漆黑一片。这位老人家,这么晚了,路又坑坑洼洼的,您可要小心哦!

老人们就是这样,有时候觉得心很大、街很窄,有时候又觉得街很大、心很窄,而这些,儿女们是无从知晓的!

守望,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老人家坐在门口,犹如守护神一般,这就是他的生活。精神可嘉时,与隔壁的搭讪几句;困了累了,就坐着闭目养神一会;开心舒畅时,面对所有人,满脸都是灿烂千阳。

这位老人家,姓张名友豪,今年该有八九十岁了,一辈子仅仅依靠烧水卖水,居然养活养大了八个子女,这需要怎样的一种含辛茹苦呀,这又是怎样一种勤俭节约的日子呀,埋在心里的痛,咽到肚里的苦,只有老人家自己知道,从没听到他一句怨言,这又是何等的壮举何等的伟大!

老人家,您就尽情的笑吧,笑才是你的骄傲,笑才是你的自豪,笑才是你的资本!

返回列表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帖
网友跟帖
游客:1056717472
正文*(2000字以内)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